陌上寒

陌上寒个人博客

暗恋

《暗恋》

雨,一连下了好几天,虽只是毛毛细雨,却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意思,一阵冷风吹来,伴着秋雨,扬起漫天黄叶,风不急,雨不大,还有一片绿叶在一棵光秃秃的梧桐树上坚挺着,已至深秋,泥泞的街道,寥寥行人,形色匆匆,没有人驻足观察街边的那颗梧桐树,漫天乌云笼罩着吉祥市。

平安公园,平安一名取自《韩非子·解老》:“人无智愚,莫不有趋舍;恬淡平安,莫不知祸福之所由来。”当年的取名人希望吉祥镇的百姓就像吉祥县的名字一下过着质朴平和安宁的生活,远离祸事。平安公园占地面积不大,近似一个正方形,四侧临街,公园中心地带,有一个亭子,八根红漆大柱,南侧的亭檐上写着音夕亭三个字,一只乌鸦冒着雨站在亭檐上哇哇的叫着,平日里一些退休的老人聚集在这里,或唱戏,或演奏乐器,为平安公园增添了几分祥和,然而今天老人们不会来了,是因为天气,又不只是因为天气,透过淅淅沥沥的雨,一条蓝白相间的警戒线清晰可见,显得那么刺眼。

9月23日,星期六上午7点,音夕亭的南侧入口处,一个二十多岁的男性侧卧在通往入口的水泥地上,水泥地上铺满了鹅卵石,头朝北,正对着音夕亭南门,头部靠在门口的石阶上,脚朝南,左腿伸直,右腿蜷缩,左臂压在身下,漏出一个拳头,右臂搭在地上,右手同样握拳,头发微场,双眼全睁,嘴巴微张,双唇泛白,一副愤怒的表情,经过一夜的雨,全身已经湿透,上身褐色外套,下身蓝色牛仔裤,双脚赤裸,尸体旁边站着一个穿着黑色雨衣的男人,宽厚的肩膀,高大的身材,正是吉祥县刑侦队长卢全。

“因为雨水冲刷,脚印,车辙印,都没了,很难找到有价值的嫌疑人痕迹信息,据关法医说,兜中空无一物,而且死者有反抗的举动,抢劫谋杀的可能性很大,队长,我分析的怎么样?”

“小张啊,有进步,不过死者没有明显得外部伤,你见过有不带利器抢劫的劫匪吗?还有这么大的雨,死者赤脚来公园干什么,散步吗?还是约会?”卢全说道。

张明阳哑口无言,刚从警校毕业的他,对卢队长缜密的思维,果敢的作风佩服的五体投地。卢全走向还在死者身边忙碌的法医:“关法医,情况怎么样?”蹲在尸体旁边的关云抬头看着卢全,一张国字脸,雨水顺着雨衣的帽子划过脸颊,低落在里面的白大褂上,二人走进音夕亭,关云指着躺在地上的死者说:“左脑有擦伤,但不是致命伤,死者是由于重物击打左侧太阳穴导致死亡,一击致命,死亡时间大概在凌晨十二点点到一点之间,虽然经过雨水冲刷,我仍然在死者头发中发现了大量腐败物质残留,以及衣服裤子部分方位,还有趾甲的缝隙里,同样的发现有腐败物质残留,死者应该是在垃圾堆里面呆过一段时间,腐败物质的具体成分以及凶器需要带回实验室进一步分析。”

“小张,很明显,平安公园只是抛尸现场,吩咐兄弟们,尸体带回,尽快查明死者身份,你跟我去调取公园监控。”卢全转身对身旁的张明阳说

平安公园近似正方形,共有五处监控,分别位于四个出入口和中心位置,不过通过调取监控发现,南侧和中心位置的监控在凌晨一点被破坏,其他监控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这是一个狡猾的凶手,卢全徘徊在平安公园南门的街边,陷入沉思,来来往往的车辆,车胎扬起的水花溅了卢全一身,他却浑然不觉,他转头向着行驶的车辆望去,喜上眉梢,“有了!”

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卢队,死者身份查到了,王小国,他是平安公园的熟人了,就住在附近。”

“你现在哪里?”卢全急促的问道

“我目前在平安公园北门对面的平安大厦七层 ,草上飞公司,据平安公园看门的大爷说,王小国曾经在这里工作,卢队,方便的话尽快派一个人过来,目前就我一个人,不能走询问流程”,刑警队的一名同事回复道。

“好,你稳住,我现在在平安公园南门,我马上到。”

卢全挂断电话对身边的张明阳说道:“小张,平安公园南门方向的监控被破坏了,你去交管排查距离平安公园附近的监控,重点排查昨晚12以后,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话音刚落,卢全冒着大雨,疯狂的奔向草上飞公司。

风急了,雨大了,街边梧桐树上的那片绿叶伴着风雨左右摇摆,像是在跳舞,在嘲笑。

草上飞公司汪强的陈述

对不起,两位警官,昨晚我们研发部门集体加班,一夜未睡,从事IT职业就就是这样,但是听到了这个噩耗,我睡意全无,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协助警方破案。

王小国曾经和我在同一个部门,他的女友,确切的说是前女友,是我们公司的前台,平时接待客人,收发快递等一些琐碎的工作,

我租住的是两居室,次卧闲置,和女朋友商量了一下就转租给了王小国,没想到这对小情侣经常吵架,都是火爆的脾气,一言不合就开吵,李莹玉嗓门很大,每次吵架都会摔东西,客厅里的电视王小国换过两次,吵的四邻皆知,有几次我想赶走这二人,但都被我女朋友拦下了,同事一场,这样做的确不好,后来两人终于还是分手了,我觉得这是很明智的一种选择,不论对王小国还是李莹玉,都会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王小国,他平时话比较多,很开朗外向,分手后,对李莹玉念念不忘,一直在公司苦苦纠缠着李莹玉,不能集中精力工作,对公司项目的进度影响很大,最后被开除,王小国在公司人缘很好,同事们都很喜欢这个应届毕业生。

离职的第一个月,王小国疯狂的投简历,但似乎并不太顺利,都以经验不足等各种理由遭到了拒绝,一个月下来,没有收到一个offer,一个应届毕业生的工资本就不高,很快就陷入了入不敷出的窘境,逼的他到处借钱,同事一场,我实在不忍他流落街头,我没有再收他的房租,不过,经过一个月的连续受挫,他似乎有些转变,这一个月,白天在家学习专业知识,晚上兼职赚钱,我平时工作很忙,所以和他交流并不多,没听她说有什么仇人,我能感觉到,他最近很用功,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住在临河小区三单元201,就在平安公园南门附近,每天步行上下班。

草上飞公司李莹玉的陈述

我是恨他,讨厌他,但是不管我多恨他,多讨厌他,毕竟我们有两年的感情,我不知道他会……,呜呜,对不起,我不应该在这样的场合哭个没完,呜呜,可是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呜呜

昨晚我九点下班,乘坐公交回家,我在小区附近的快餐店吃过晚饭,在小区楼门口遇到了他。当时大概十点,

他告诉我已经找到工作,待遇比草上飞还要好,不会频繁加班,以后会有很多很多的时间陪我,卢警官你知道吗?我和他分手并不是因为工作忙,加班多,和他在一起我感到很孤独,我想出去旅游,他却说花钱又受罪,不如在家吹空调舒服;我买一束喜欢的花,放在家里,他却说我花钱买些不实用的东西,我喜欢吃西餐买包包,他说我爱慕虚荣在装逼,我们三观不合,我们不适合在一起。我们争执到十一点,他不肯走,我就转身去了同事家里,我不知道我的一个转身会是阴阳两隔。

我住在西苑小区7单元701,距离公司不太远,每天乘坐公交上下班

他穿的是褐色上衣,蓝色牛仔裤,人字拖鞋。

因为雨太大,我住的小区附近道路泥泞,很容易弄脏鞋子。

草上飞老板的陈述

卢警官您好,您周末冒雨工作,辛苦,免贵姓王,这是我的名片。

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很心痛,要不是当时我做了开除的决定,小国也不会是这样的结局。

这个孩子还是年轻,没完没了的缠着李莹玉,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我理解,但是,怎么折腾都行,不能影响工作啊,我是一个公司老板,不是慈善家,更不是红娘,我本想给他一个台阶下,劝他主动离职,他执念太深,我也没办法。

“王老板,感谢您的配合,如果有什么线索还请您第一时间通知我“,卢全说道,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送您”

卢全出门前路过前台,看到李莹玉扔在低着头默默抽泣,卢全把手搭在桌边。

“李莹玉,你节哀,我们警方一定会抓住凶手,严惩不贷。”

听了卢全的话,李莹玉的头埋的更深了。

雨水顺着雨衣低落在桌边的一打快递单上,卢全赶抓拿起快递单,甩掉了上边的雨水。

“王老板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卢全一脸歉意。“

“卢队长,您太客气了,快递单而已,李莹玉,下次让如风快递的刘刚再送一打过来。”王老板对着低头哭泣的李莹玉说道,卢全看着手里的快递单,又看看前台的办公桌问道:“王老板,贵公司,只签了这一家快递公司吗?”“是这样的,我们是互联网公司,快递量并不多,我们只签了如风快递。”王老板笑着说道。

西苑小区

西苑小区,建于上个世纪80年代,即将拆迁,都是老楼,环境更是脏乱差,没有围墙,没有围栏,小区周边的监控,线路老化严重,相同虚设,七单元位于西苑小区最西侧,附近有一个堆积如山的垃圾堆,堆满了小区居民的生活垃圾,经过雨水的浸泡,附近的空气里弥漫着恶臭味,一辆垃圾回收车开了过来,卢全跑过去拦下那辆回收车,一切还来得及。

卢全站在垃圾堆面前对着旁边的刑警说道:“翻吧。”

“翻什么?”刑警不解

“一条线索,鞋,一双人字拖鞋,不出意外,一定在这里。”

风雨中,两个穿雨衣的男人在垃圾堆的风风火火的忙活,又不像是拾荒者,引来过往路人差异的目光

一个电话打来过来,“小张,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卢全的脸上,汗水中夹杂着雨水。

“卢队,还真有发现,”打电话的正是在交管查看监控的张明阳,语气中带着些兴奋,一副得志意满的口气,继续说道:“一辆电动三轮车在凌晨1:40经过平安公园西侧的十字路口向东行驶,经过平安公园南街,但并没有在平安公园西侧路口驶出,应该是在平安公园南门进入进行抛尸,在凌晨2:13原路返回,不过当时雨太大,并且电动三轮车整个车体被遮盖,驾驶司机穿着雨披,很难识别,不过看车体外形,应该是用于送快递的那种专用三轮”

一条条线索浮出水面,凶手已经不远了

小区远处走来一位拎着菜的撑着伞的老大爷,卢全走上前去:“大叔,您这是秒菜去啦?”

“是啊,一连几天的雨,菜价都张了”

“您是这的居民吗?问您点事。”卢全问道。“行啊,外面雨太大,咱到楼道里慢慢聊,我住在这二十多年了,要是这附近的事,没有我不知道的”,老人说着,和卢全并肩走到七单元的楼门口。卢全摘掉雨衣的帽子,老人收起了雨伞,卢全问道:“咱们这附近是不是住着一个快递员?”

老人抖了抖雨伞上的水珠,“是啊,我对门就有个快递员,是如风快递,你要寄快递吗?”

“哦,没有,我就是随便的问问”

卢全对老人笑了笑,他没有直接向老人表明自己的身份,不想老人为此担心受怕

三轮车,如风快递,线索链即将闭合

风停了,雨小了,街边那棵梧桐树上的乌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飞去,那片梧桐树也,似乎有些泛黄。

吉祥市刑警队一号审讯室

刘刚坐在桌前,风吹日晒的工作环境,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年龄25岁老上许多,头微微低垂,目光呆滞,一言不发。

“刘刚,机会给你了,你若不想说,那我替你说吧。”昏暗的灯光下,卢全身上身上散发出阵阵冷气。

一双拖鞋甩在了刘刚身前的桌面上,刘刚缓缓抬起头,瞄了一眼脏兮兮的拖鞋,盯着卢全,有气无力的说道:“我,没见过。”

“好,不认识,没关系,我们还有。”说着,卢全扬起手中的证物袋,里面放了一根头发,头发长度在十厘米左右,是一名男子的头发,虽是一根毫不起眼的头发,却在审讯室内灯光的反射下,异常清晰耀眼,刘刚盯着那根头发,眉头紧锁。

“我知道这个你也不认识,这是在你的车厢里发现的,你说这是你自己的头发呢,还是其他人的,或者说是刘刚的呢?我也不知道,不过很快,法医会告诉我们答案,”寂静的审讯室里可以清晰地听到刘刚沉重的呼吸声,一滴汗水顺着刘刚的头发,流过鼻尖。刘刚的心理防线即将崩溃,其实在刘刚的车厢里并没有发现王小国的头发,一根头发都没有发现,似乎是被刘刚仔细清理过,这根头发是卢全临时找来充数的,尽管如此,他对这样的效果依然很满意。

“我们聊些别的吧,你和李莹玉是什么关系?”卢全有十足的信心可以攻破李刚的堡垒,泰然自若。

屋外下着小雨,刘刚的脸上却是倾盆大雨。李刚继续保持着沉默,是不想说,还是已经无话可说?

卢全继续加大攻势,“那这个你一定见过了,”卢全晃动着手中的物证,那是唯一一个没有装在证物袋中的物证,不,那不是物证,是一部手机,“这是你的手机,还认识吧,从屏保到墙纸,再到相册,都是李莹玉的照片,每一张都是你偷拍的,你可以继续保持一言不发,但是沉默不能抹杀你所犯下的罪过,”刘刚挺直了身体,一个深呼吸,一缕灯光洒在脸上。

与此同时,吉祥市刑警队二号审讯室

李莹玉眼圈泛红,一直在抽泣,为何而哭?是为自己所犯的罪过而哭还是用哭来逃避审问?

坐在对面的张明阳,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审问女犯人,非他所长,奈何刑警队没有一个可以用来审问犯人的女刑警。

“哭,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在案情水落石出之前,你的供词会影响你的量刑,你还年轻,就目前的情况看,你最多算一个从犯,你难道要包庇刘刚?如果等到他坦白,对你来说,一切都迟了”,张明阳并不清除王小国具体是被谁杀害的,他只是根据猜测,来抚慰李莹玉。李莹玉擦了擦眼泪,“谢谢张警官,我坦白”

李莹玉的供词

王小国,我们大一相识,大二相知,大三相恋,毕业后我为了和他在一起,和他入职在同一家互联网公司,同居后,我们的生活方式完全的暴露给对方,他不再像以前那样宠我,不再事事顺从我,我喜欢逛街,他喜欢宅在家里,我喜欢旅游,他喜欢打游戏,我属于脾气暴躁的一类人,几次吵架,我摔坏了两台电视,他缺乏耐心,每次吵架,对我恶语相向,我没有办法和他生活在一起,最后还是决定分手,昨晚他堵在了我的楼门口,一心想要和我重归于好,我知道他,我了解他,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等到失去了才后悔,他不离开,我没有办法回家,并且他阻止我离开,我们发生了争执,换乱中,我推了他一下,他脚穿拖鞋,踩到了路边的积水,滑倒了,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的头磕在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上,他倒下了,一动不动,我晃了晃他的身体,但是他没有反应,当时我被吓傻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就在这个时候如风快递的刘刚过来了,我认识他,我知道他暗恋我并且一直在偷拍我,我都知道,我抓住他的胳膊,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我对他说,‘帮帮我,我杀人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推了他一下,求求你,救救我’,他默不作声,看起来很镇定,他告诉我,不要回家,去找一个同事家过夜最好,不要告诉任何人你们发生过肢体冲突,他说,其他的他自会处理,我当时脑里一片空白,就按照他说的做了。

我一夜没睡,我现在很后悔,如果当时就去自首,我相信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刘刚的供词

在我五岁的时候,父母死于一场车祸,我被寄样在一个亲戚家,处处造人冷落,他们只是看着赔偿金的份上把我养大,在他们眼里我一直是他们甩不掉的包袱,直到18岁,我的18岁,解脱了他们,也解脱了我。

我来到了吉祥市,屈辱的童年经历让我找不到活下去的勇气, 几年间我换了很多工作,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她,她甜美的笑容打动了我,我知道,我找到了活下去了理由,我不再孤独。

遇到平安大厦的快递,我总会找一些理由去草上飞公司,能远远的看她一眼我也很开心,我知道我目前的情况配不上她,但是能每天看她一眼我就很满足,我要努力的工作,改变现状,改变自己。

看到王小国对她不断的进行骚扰,她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少了,我怒火中烧,我发誓早晚有一天我要弄死这个垃圾。

天可怜见,他们终于分手了,并且李莹玉和我住在同一栋楼里,我感觉我的生活充满阳光,我工作起来越发的卖力。

昨晚快递比较多,我一直在加班,错过了末班车,我便开着送快递的三轮车回来,刚好遇到她,她丢掉了手中的雨伞,我走过去,为她重新撑起,她抓着我的胳膊,我们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接触,我的心都快沸腾了,我沉醉其中,她又晃动我的胳膊,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原来是她不小心弄死了这个垃圾,这个垃圾就该死,我一边安慰她,一边把手放在了这个垃圾的颈动脉上,手上感受到了跳动,看来还没死,不过落在了我的手里,呵呵。

我把雨伞交到她手里,这时候已经不能再回家了,我建议她去她的同事家里过夜,找一个人为自己的不在场提供证据。

为了不被人发现,我把昏睡的王小国拖到垃圾堆里,垃圾就应该躺在垃圾堆里,用垃圾把他埋了起来,我迫切的想要弄死这个垃圾,但是还不到时候,我必须保证她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明,我在垃圾堆里找到了一个啤酒瓶,躲在一个角落里,如果他突然醒来,我时刻准备,对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程序员,我有一击致命的把握,趁着这个空隙,我开始思考如何处理尸体的问题,垃圾堆距离小区太近,这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想起了平安公园的音夕亭,每天都有一些老头子老太太在哪里快活,真的很吵,是时候结束了。

快到凌晨一点了,这个垃圾仍然没有醒来,我要让他看着是谁杀死了他,告诉他,不懂得珍惜的下场,我拨开垃圾,抽了他两巴掌,他醒了,借着远处暗淡的路灯,他认出了我,对我大吼:‘原来是你!她原来和你勾搭上了,王八蛋,我要弄死你,’他双手握拳,龇牙咧嘴,向我袭来,我本打算给他讲讲人生道理,让他安心的去死,看来没这个必要了,我抡起了啤酒瓶

小区里没有监控,平安公园里的监控布置方位我一清二楚,我忽略了街道上的监控摄像,可能是我平时开电动车,从来不在意路边的监控,也是我考虑不周,我知道,你们是在那里找到的线索,是我在阴沟了饭了船。

我很诧异,今天早上我重新清洗了我的车厢,仔细查看了每个细节,没想到还是被你们找到了一根头发。

人是我杀的,但我不后悔,不懂得珍惜的人就是垃圾,就该死!

窗外的风停了,连续几天的秋雨也停了,天气预报说这是本地区秋天的最后一场雨,天气预报一向不准。

街边的梧桐树,一片黄叶顺着阳光缓缓飘落,音夕亭上落着两只喜鹊,叽叽喳喳的叫着,这个季节怎么会有喜鹊呢?

(END)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