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寒

陌上寒个人博客

乞讨者的报复

《乞讨者的报复》

仲夏,百无聊赖的周末,树上的知了也无法忍受这闷热的天气,趴在树上吱吱的叫个不停,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并没有因为这闷热无聊的天气而放慢节奏,马路上的行人来来往往,川流不息。

马路上方的天桥上,趴在一个男人,灰色的头发就像没有修剪的草地,蓬松的凌乱着,几褶皱纹匍匐在额头上,淡淡的眉毛下面的两个眼睛深深的凹陷进去,无精打采,下巴上的胡须似乎是在配合他的发型,长度和颜色都是那么相似,或许是吸附了太多的灰尘,无法看出它们原来的颜色,他用双肘支撑着身体,他半低着头,盯着这眼前那锈迹斑斑的却被擦得锃亮的铁腕,那是他全部的经济来源,这时抛来一枚硬币,硬币撞击着腕的边沿,弹了出来,发出悦耳的声音,对他来说,那是世上最美妙最动听的音乐,他深深地低下头,对施恩者表达自己最诚挚的谢意,缓缓的抬起头,只能看到渐渐远去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他低下头,伸出一只枯槁的手,捡起那枚硬币,拽起自己的袖口,慢慢的擦拭着,在阳光的反射下闪闪发亮。

这是他今天的第一笔收入,捋了捋头发,嘴角微微上扬。

他是一个失去左腿的天桥乞讨者。

这时候一个小男孩蹲在了他的面前,白色的T恤,黑色的短裤,一张纸币出现在他稚嫩的手上。

“叔叔,你身上好臭,你该洗澡该理发了”

他突然睁大了眼睛,一张50元的纸币飘落在自己的面前,几个与以来,他见过最大的面值就是20元,他看的呆了。十几秒后,他清醒了,因为一只大手出现在那个锃亮的铁腕里,他看着那张崭新的50元,那只大手伸出食指和拇指,小心翼翼的把钱夹起来,那只大手的主人直起腰,用另一只手掸了掸那张50元的纸币,放在了钱包里,乞讨者抬起头,那是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脚上一双皮鞋被擦得锃亮,比那个铁腕还要亮,一条整洁的裤子,没有一丝褶皱,趴在地上的乞讨者想看一眼那个中年男人的脸,却被腰带上下垂的肚子挡住了视线,乞讨者侧头看去,中年男子左侧是一位肤白貌美的中年女人,乌黑的头发下显得皮肤更加雪白,脸上淡淡的妆,眼角隐约可以看到几条浅浅的鱼尾纹,中年男子退后两步,一张国字脸,黝黑的脸上带着一架金丝眼镜,脸上的赘肉垂到了脖子上,中年男子转向身旁的女人,双臂盘在胸前:“你平时就是这么带孩子的吗?你不知道我在外面挣钱有多辛苦,我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我的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这件事没完,回家我在给你算账!”中年女人侧身转过头去,不愿意在这种地方与丈夫纠缠,中年男子并没有马上离去的打算,他拍拍孩子的脑袋,指着趴在地上的乞讨者:“儿子,看到他没,你以后要是不听爸爸的话,不好好学习,将来就和他一样,遭人唾弃,街头乞讨”

“爸爸,你是老板,你有钱,帮帮这位叔叔吧,你看他肯定饿了,帮帮他吧。”男孩抓着中年男子的手左右晃动着乞求着。

“爸爸每年花在慈善上的钱有几百万,儿子,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懂了”声音渐渐远去,最终消失在闷热的空气中。

乞讨者低下头,两片干裂的嘴唇颤抖着,他忘不了那张脸,一辈子都忘不了。

夏去秋来,乞讨者每天都会趴在那个天桥上,周围已经听不到知了的叫声,但今天却传来了更加熟悉的声音,他用尽力气,把自己靠在了天桥一侧的围栏上,喘着粗气,看着走来的那对男女,锃亮的皮鞋,没有一丝褶皱的裤子,正是他,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右臂面夹着皮包,左臂挽在一个女人的腰间,那是一个浓妆艳抹风姿卓越的女人,一头黄发披肩,一双嘴唇红的鲜艳刺眼,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在秋风中左右摇曳,二人打情骂俏,做过乞讨者的身前,最后消失在视线中。

乞讨者依靠在围栏上,看着一片落叶在风中飘落,一丝久违的笑容浮现在脸上。

不知不觉间,路面泛白,天空飘起了雪花,马路上的行人就像上了发条的钟表,不停的忙碌着,那个乞讨者依然坐在那里,是的,他没有趴在地上,从那个秋天开始,他就一直坐着。他在等待,等待一个机会。

终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靠在拐杖,站了起来,寻声望去,中年男子身穿貂皮大衣,一双皮鞋依旧擦得锃亮,左臂夹着皮包,右手拿着手机正在通电话,不一会,中年男子就走到了乞讨者的身前,“先生!”,乞讨者大声吼了出来。

“你认识我?”中年男子一脸惊讶。

乞讨者搂起额前凌乱的头发,抓起栏杆上的落雪,涂在了脸上,慢慢的擦拭着,走近注视着那渐渐清晰地脸。眼镜后面的眼镜挣得越来越大,惊讶变成了恐惧。

“是你?”

“是我,呵呵,没想到吧,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中年男子来不及躲闪,就被乞讨者抱起了,顺着围栏的边沿,就在一瞬间,两个男人仰身翻过栏杆,伴着雪花飘落着,传来惊恐的尖叫声,在城市的街道上回响着。献血染红了马路,继续肆无忌惮的流淌着。

两把拐杖安静的躺在天桥上,落了一层亮晶晶的雪花。

警察在乞讨者的尸体身上找到一部已经摔碎的手机和一封信。手机经过还原处理,发现相册里只有一张照片,一名中年男子搂着年轻女人走在天桥上打情骂俏。

那封信的内容这样写道

朋友,你好,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人世,活着对我来说就是莫大的耻辱,但是我必须活着,活着就是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今年的春天,那是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3月15日晚九点,我刚刚完成公司的一笔大单,心情非常好,晚饭过后,我带着耳机,听着音乐走在小区旁边的小路上,突然一亮黑色的奔驰车打着远光灯开了过来,刺眼的灯光让我睁不开眼,我想司机一定是一个新手,我自觉的向街边边挪了几步,但是那辆奔驰车丝毫没有减速,我已无路可退,转瞬间,奔驰车压过我的右腿,停了下来,司机摇下车窗,那是一种醉醺醺的脸,我印象深刻,对我吼道:“妈的,会不会走路啊”,然后扬长而去,失去右腿的疼痛很快弥漫了我的全身,很快我便沉沉的睡去。

当我醒来时,右腿已经离我而去,我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我不理解,为什么害我的凶手迟迟不出现。

看来还得靠自己。

天可怜见,我终于找到了他,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我活着就是等着这一天

人在做,天在看,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hermit auto=”1″ loop=”0″ unexpand=”0″ fullheight=”0″]netease_songs#:512727331[/hermit]

点赞
  1. 111说道:

    这是悬疑的还是叙事类?本开始感觉写的还不错,后来感觉内容上空虚

    1. 陌上寒说道:

      感谢关注并提出宝贵意见,一定改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